第266章 问题

.nn.阿岳,阿岳,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?

让姐姐宁愿舍弃荣华富贵也要和他在一起,还为他冒着生命危险怀着他的孩子。

钟灵此刻终于理解了冰蓝,在玉棠山庄自己不该猜忌姐姐,虽然和姐姐相处的时间不算长,但此刻她才真正明白了姐姐,及其姐姐内心的苦楚。

这种苦楚,自己何尝不曾明白,钟灵想到这里,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。

钟灵抬头看着秋棠子在发呆,急忙喊住了他,“爷,你看姐姐为何如此?”

秋棠子一惊,当即再次把手搭在冰蓝的号脉上,叹了口气,“她气血凝结,如若不冲开,恐怕腹中的胎儿也会累及。”

“为何会这样?爷方才不是说姐姐没事吗?”

马车内短时间的沉默,秋棠子不曾回答。

“那我们去哪里?”马车外的张德喊了起来。

“去幽幽谷!”

秋棠子不敢大意,如若此刻逃出怀国,恐怕这个叫冰蓝的女子会累及生命,他只想完成这次镖后从此金盆洗手,虽然要冰蓝的主家说即使是死尸他们也不嫌弃,但秋棠子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得这个手,因为她和妻子林菲长得太像了。

“灵儿,马车颠簸的太厉害了,你要抱牢冰蓝姑娘。”

“是,爷!”

秋棠子眯上了眼睛,四天四夜不曾睡的他,此刻疲劳极了,趁着这短暂的平静,他想恢复一力。

钟灵看着他那因为疲劳而略显苍白的脸,禁不住又疼又怜,她多想走上前为他按触一下他的肩头,可这样的机会也就没有了,从他把她许给冷无痕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丢失了这个特权。

钟灵把头埋在冰蓝的额头上,低声抽泣了起来,陡然一双手扶住了她因为难过而颤抖的肩膀。

“姐姐,你醒了?”

“灵儿,为何哭泣?”

钟灵的脸红了起来,冰蓝睨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秋棠子,心里明白了分,姐妹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。

“姐姐,你受苦了,在玉棠山庄的时候灵儿错怪你了。”钟灵满眼的歉意。

冰蓝淡淡一笑,“傻孩子,你没有错,在那样的形势下你做出那样的判断是正确的,姐姐不怪你,好在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钟灵顺势拿起一件披风给秋棠子披上了身,秋棠子一惊,随即醒了过来,正好与看过此处的冰蓝,双眸碰在了一起。

“冰蓝姑娘也醒了?”

秋棠子起了身子,钟灵当即坐在了两人脚边的小矮凳上,给每人倒了一小杯清水。

“爷,姐姐,讲究着用点吃的吧,德哥带回来的吃食都还不曾吃。”

听到钟灵这样说,冰蓝的肚子马上咕噜了起来,钟灵笑了笑,盯着冰蓝的肚子,“我们的小宝宝真的饿了。”

冰蓝的脸绯红了一片,秋棠子的心里却是酸酸的,当年自己如若不离开林菲,不和慕容煞整天的斗来斗去,自己也许会享受许多的天伦之乐。

钟灵把干粮递到秋棠子的手里,见他的手在抖动着,“爷,您怎么了?”

“我没事,你也吃!”秋棠子把干粮放到了嘴里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“爷,爷,前面有人。”马车外突然传来张德的大喊声。

“你估计是什么人?”秋棠子大声的问着,当即挪到了马车门口。

“不像是朝廷的人,像是山贼。”

张德的话音未落,当即马车吱嘎的一声被迫停了下来。

“马车上的人统统的给我下来。”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头男子在路两旁的大树间栓了一根淌马绳。

张德一见拦截的只有一个人,当即喊了一声,“这个,你拿去,别耽误了老子赶路。“

一大块银子迅疾的向那男子飞了过去,那男子当即飞了起来像猴子一样在空中转了几个圈,接住了那银子。

“银子我留下,车里的女人更要留下。”

“我看你是不识抬举,看来老子不教训教训你,你不知道

你张爷的厉害。”

张德从肋间迅速的拔出了剑,飞向了那男子。

突然,道路两旁的大树之上跳下了数十人,飞快的围住了马车。

张德一看是计,当即跺起了脚,“坏了,中了他们的计策了。”

“里面的人都出来,我只要我们想要的人,其余的都给我滚。”

那小个子男人一边和张德撕打着一边向这边大喊了起来。

那数十个人一步步朝着马车走去,突然,车帘子内“嗖”的一声甩出数只飞镖,那几十个人当即全都趴在了地上,他们并没死,而是躲过了飞镖。

秋棠子心中思忖,看来他们不是普通的盗贼。

难道是百毒门的?

疑惑,百毒门素来是马队,今日这种拦截并不像百毒门,更何况百毒门的那帮家伙早已让他治的服服帖帖。

车帘闪动,秋棠子早已站在了那群人的面前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要拦截秋某的马车?”

秋棠子冷眸看向地上的那群人,他们迅疾翻身而起,能躲过他秋棠子飞镖的人,绝不是等闲之辈。

远处和张德厮打的小个子男人迅速甩掉张德,如离弦箭般冲着秋棠子飞来,秋棠子稳稳的接了他一掌,暗自佩服,这样一个狭琐的人竟然有如此的功力,搞不懂为何他要和张德在那里死缠烂打。

“我家主人要的是那马车里的女子,退镖的银子,我家主人会高出百倍的价格补偿秋教爷,不知秋教爷意下如何?”

“这倒是个很划算的生意,但秋某已经先收了主家的定金,恕秋某不能答应。”

“秋教爷是个很会算计的人,即报了自己的私仇又不忘记赚大把的银子,如若你收了我们主人的银子,你更划算的。”

“秋某的话从来只说一遍,多余的不重复,大侠如若听懂了就放我们走,如若听不懂还要在这里纠缠,那别怪我秋某不客气了!”

当即凌厉的剑风横扫了众人的眼前,一时间落叶纷纷,分不清哪是人,哪是剑,哪是落叶。

张德趁着秋棠子和那小个子男人厮杀的当口,迅速的要靠近马车,不料却被那十几人牢牢的堵在了中间。

“灵儿,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冰蓝听到了外边的谈话,她明白那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“姐姐,爷吩咐过了,无论发生什么,爷都会保护我们,爷叫我们好好地呆在马车里。”

外边斗做了一团,到底他们是冲着自己而来,她一介小女子何苦累及江湖这麽多人为自己而厮杀,如若他们真的是冲着自己是小远的妃子而来,那他们就是错上加错了。

钟灵拗不过冰蓝,只好搀扶了冰蓝下了马车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

众人的目光迅疾的向冰蓝投去,秋棠子和那小个子男人也停住了手。

“大侠如若因为小女子曾经是宫里的妃子,抓住小女子以便用来要挟王庭,那大侠对小女子看的也忒高了,小女子眼下离开了王庭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罢了,还是请大侠尽快放小女子远去,不要和秋教爷大动干戈了。”

“哈哈,哈哈,姑娘好胆量,我家主人不是冲着姑娘是什么妃子,而是冲着姑娘而来!”

那小个子男人一语,马上让秋棠子惊了起来,冰蓝随之也惊了起来。

她充其量不过是祭祀冥府的一个小姐。

况且,自从大哥冥老被小远囚禁在了澹台观后,二哥冥耀也是在小远的手下苟活,这些江湖中人,难道不是为了自己本是小远妃子的身份而来,那又是为了何事呢?

秋棠子的武功之高大大出乎冰蓝的意料,那小个子手下的十几个随从当即被秋棠子放倒在地。

“秋教爷果然名不虚传,身手真是了得。”那人赞道,着实对秋棠子钦佩不已。

那小个子男人却也毫不示弱,当即使出了绝招,二人却也斗得个平手,谁也不曾占谁半分便宜,一旁的张德不敢大意,紧紧的保护在冰蓝和钟灵的近前。

张德见爷和那人打了平手,当即示意冰蓝和钟灵去远处的树下庇荫,拿了长剑就刺向了那小个子男人。

秋棠子是个光明磊落之人,虽然在争斗中没有占上峰,但考虑的到冰蓝的身体和这趟镖的主家嘱托,当即和张德联手斗起了那人。

“不曾想到,玉棠山庄的秋教爷竟然是如此下作之人,两人打一个,无耻。”

“放屁,你怎么说我们爷,方才你们几十个人联手攻击他,难道就不无耻了?”

“罢了,罢了,我孙昌认了。”

那小个子男人原来叫孙昌,这孙姓到印证了他的相貌,猴孙,猴孙,说的一点都不错。

当即秋棠子和张德把这孙昌制服了,点了穴道,把孙昌拖到了路旁。

二人飞快的把马车赶到了冰蓝和钟灵的跟前,冰蓝在钟灵的搀扶下上了马车。

“秋教爷,冰蓝连累你们了。”

她那一颦一蹙的姿态像极了林菲,秋棠子禁不住看的痴了,“爷,你们坐好了吗?”

马车外张德一声疾呼,当即马车再次飞快的闪了出去。

“德子,加把劲,天黑之前我们势必赶到幽幽谷,到了那里就安全了。”

冰蓝用手抚摸着鼓起的腹部,心中喃喃低语,孩儿,你在阿妈肚中就和阿妈颠沛流离,真是苦了你了,这次我们逃出去,我们就自由了,从此海阔天空我们一家就要过无忧无虑的日子了。

想到这里,冰蓝的嘴角挂起了微笑,她相信无论她在哪里,她的阿岳都会找到她的,心中有了希望,她不在愁苦。

夜间,一行人如期到了幽幽谷。

冰蓝早已累得喘不过气来,钟灵为她擦拭着满头的大汗,心疼的喊道,“姐姐,我们到了,你受苦了。”

冰蓝摇了摇头,“受这点苦算不得什么,只要能换回自由,那是值得的。”

她强忍着不舒服,挣扎着身子就要下马车。

钟灵却低声啜泣了起来,她心疼姐姐,期期艾艾的喊道:“姐姐,您慢点!”,轻轻的搀扶住了刚刚起身的冰蓝。

“冰蓝姑娘不要动,你的身子虚弱不易行动,让秋某来帮你。”

秋棠子走上前,轻轻的抱起了冰蓝,冰蓝只好用手搂住了秋棠子的脖颈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