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章 心中早有预料

居然为了那女人,连命都可以不要?

她想不通!真的想不通!可是,她也第一次,彻彻底底地认输了。

是的,她争不过朱茉莉。无论如何,她也争不过朱茉莉。

到了这个时刻,乔若雪总算明白了。

就算她真的不择一切手段害死了朱茉莉,就算朱茉莉从此再也不出现。她的煜哥哥,还是不会改变他对朱茉莉那已经深入灵魂骨髓的爱,更不会因此而转头爱上她。

这场爱情的角逐中,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输家。更可悲的是,从来没有人把她当朱一个真正的角色。

自始自终,都是她一个人在自编自导唱着一场无人应和的独角戏……

这时,李俊翻了一下身体。

乔若雪蹙了蹙眉头,厌恶地推开他坐了起来,迅速穿好了自己的衣服。

就是这个的五毒俱全的恶棍,毁了她的一生。

而让他去收拾一下朱茉莉,这样的小事,他都办不好,反而完全弄砸了。

刚才,他居然还有脸找她要酬劳。

乔若雪不是傻子,何况这些日子,失去了窦家这棵大树的支撑,她也早已今非昔比,连自己买件衣服都要斟酌半天了。

以前,她想都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住到这种破败不堪的小旅馆。而现在,却也只能屈就。

李俊事情没有给她办朱,张口就要钱,她当然不会甘心给他。

可是,却换来了李俊一顿无情的拳打脚踢,伴以最恶毒的辱骂。

打完她后,他又强行把她按到床上发泄了一番兽。

扬言说,如果她不把这次欠他的报酬拿出来,以后,她就得老老实实地听任他摆布。多帮她拉一些男人接待,自然也就有了钱……

反正,他的手中,有她最不堪入目的照,也有她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他甚至得意洋洋地威胁她说,如果她敢不听他的话,他随时都能把这场车祸的真相,告诉窦家或者朱家的人……

乔若雪这一辈子,都没有被人这么恶劣地侮辱欺凌过。

想起李俊刚才威逼她时那阴恻恻贱兮兮的嘴脸,乔若雪的心里掠过一阵森冷的寒意。

她明白,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暗无天日的无底洞。如果不想个办法堵住李俊的嘴,他永远都不会放过她,也永远不会让她好过……

那么,就让他永远地闭上嘴巴吧!再也不可能欺辱她!再也不可能敲诈她!

乔若雪默默地想着,目光慢慢地转到了床边。

那里,有李俊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,正闪烁着凛冽夺人的寒光,仿佛在诱惑着她去靠近。

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也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,只剩下一副残破不堪的身体和一颗绝望枯萎的心。

这一切,都是拜床上的这个人所赐。

他毁了她的全部,她也绝对不会让他有好的下场!

平时连一只鸡一条鱼都没有杀过的她,此刻,却是如此地冷静和镇定。

看着红色的血液从李俊的身体里飞溅出来,乔若雪没有一丝的害怕或者惊慌,反而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感。

这些日子来她所承受的那黑色魔障,终于可以破除了,她也终于,轻松了……

李俊来之前喝了不少酒,此时只是皱着眉头滚动了几下,依然昏睡着。

窦煜自从清醒过来之后,身体恢复得很快。

毕竟,医院有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最完善的护理设施为他服务。再加上,每天身边都陪伴着他最最心爱的小丫头,他的心情也是前所未有过的愉悦和开朗。

可以说,无论是在身体治疗还是精神治疗上,对他来说,都达到了最完美的境界。

所以,他很快就能一个人慢慢地活动,甚至,也能在病房处理一些公事了。

不过这家伙很狡猾,虽然已经日益康复了,却还是时常摆出一副极需人照顾的模样。而这个人,还非得是朱茉莉不可。

他在迷迷糊糊恢复意识的时候,听到过朱茉莉说以后他想去哪儿,她就陪他去哪儿,还说过要给他做好吃的。

现在,窦煜动不动就会拿这些话和朱茉莉调侃一番,有时还会见缝插针地提出些“无理”要求。

比如说,让朱茉莉帮他擦擦汗,揉揉腿,喂他吃吃东西。

他呢,也趁机享受一下小丫头柔情蜜意的爱心服务。如果不是受伤住院,他哪里有机会得到这样的待遇?小丫头每天不给他几个白眼就算是好的了。

这样说来,他是不是还应该感谢那个不长眼睛开着车横冲乱撞的人?让他有了和小丫头进一步加深感情的契机。

当然,等到找到这个恶意撞人又无耻逃逸的垃圾,他绝不会手下留情……

朱茉莉真的帮窦煜做过几次好吃的,窦煜吃了之后,口味越发变得刁起来。

田婶田叔送来的营养保健饭菜,包括从大饭店叫来的山珍海味,他都不爱吃了,就爱吃小丫头做的爱心食品。

经历了这一场几乎生离死别的变故,朱茉莉早已经对他们的爱有了更深的感悟,对生活也看得更加透彻。

她觉得,在有生之年,能和自己心爱的人相携相伴,共同享受人世的喜乐,共同分担人世的烦忧,那才是最幸福最没有缺憾的人生。

反正豪华病房里有独立的厨房,各类厨具灶具一应俱全,她索性真的买来了油盐酱醋,隔三差五就会亲自下厨给窦煜改善一下生活。

窦煜身体恢复不久,便让自己的父亲和继母回京市去了。田叔和田婶,他也很少让他们过来。

他更喜欢,和小丫头单独相处在一起的感觉。

Copyright@2020